羽绒绒HaNe

小栗旬/他的眼睛是最温柔迷人的海。

【神乐坂x佐野泉】男孩子的裙子下面有什么呢

如果说和吃了奈良腌菜之后的佐野的那个禁断之吻能让神乐坂的心跳飙升到120,那现在展现在他眼前的这幅场景则足够让他可怜的小心脏炸成一朵花。

佐野。

满脸笑容的佐野。

穿着女仆装的佐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神乐坂转开脸用力地做了几个深呼吸,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冷静,现在还不是痴汉的时候。

再转回来,佐野正歪着头一脸困惑地看着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怎么!这么!可爱!犯规啊,太犯规了!!

神乐坂一边在心里无声的呐喊着,一边正大光明地打量佐野裸露在外的深深凹陷的锁骨和骨肉匀亭的大腿。

“那个,可以指名自己喜欢的女仆的哦?”

总是出现在佐野身边的碍眼的黄毛扶着眼镜说道。

诶?!指名吗?!指名是什么意思?!!别欺负他书读得少,指名这种程度的词汇他还是懂的!他指名了佐野之后,可以对佐野这样那样再那样这样吗诶嘿嘿嘿嘿~

神乐坂顶着满脑子的粉红色幻想,伸出手一副非他不可的架势指向了一脸惊恐的佐野。


“喝、喝点啥?”佐野姿势僵硬地把菜单戳到神乐坂的大鼻子底下。

“……你还没叫我呢QAQ”神乐坂捂着鼻子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喝点什么,主、主人……”佐野满脸别扭,声若蚊呐,黑发下面露出的耳廓已经完全红透了。

“……"神乐坂的鼻血终究还是没忍住。

“喂,你没事吧?”佐野吓了一跳,抓起桌上的纸巾凑近神乐坂。

好近!太近了!!

神乐坂不用低头就能看到从佐野过低的领口中袒露出的大片光滑的皮肤,觉得自己今天多半会失血过多而亡。

“我带你去医务室处理一下吧。”不知为什么止不住血,佐野皱着眉头说道。

“麻烦了……”


校医桑不知道又跑到哪里浪去了,医务室的门也没有锁。佐野扶着神乐坂躺下来,让他把两只手的中指勾在一起,“你躺好,我去找个小冰袋给你敷一下。”

神乐坂贪婪地盯着佐野纤细的背影。他正弯下腰去拿小冰柜里面的冰袋,轻飘飘的裙子下面仅有的一条胖次,现在已经完全展现在他身后那个人的眼里了。

“小纯白……”神乐坂一脸痴汉地流着口水自言自语道。

“?”佐野回头看向他。

“没什么没什么!”神乐坂擦擦口水说道。

佐野找到了冰袋,拿过来准备给神乐坂敷在鼻子上。

对于面前这个对他一切糟糕的幻想毫不知情的男孩子来说,这实在是个近到有点危险的距离。

这个人,真是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做出很了不得的引诱的举动呢。

或许,他该给他个教训?

这样想着,神乐坂抬起头吻上了那张离得过近且毫无防备的嘴。


当胶着着的嘴唇分开之后,佐野已经石化了。

“……”满脸呆滞的佐野的嘴张张合合几次,却一个字都没吐出来,活像一条吐泡泡的鱼。

神乐坂舔舔嘴唇,得寸进尺的再一次吻了上去,还悄悄地把罪恶的手探到了佐野的裙子下面。

被抓住要害的佐野腰一软就坐在了神乐坂的腿上,还不小心碰到了他某个已然膨胀起来的部位,顿时惊恐地向后退企图挣脱他的控制范围。

神乐坂当然不可能让他如愿。

“你要干嘛?!”佐野瞪他。

“你亲了我又不对我负责,还勾引我,只好换我主动喽。”神乐坂一边解佐野的纽扣一边颇有耐心地解释道。

“我什么时候勾引你了?!”佐野恨不得一巴掌拍醒精虫上脑的神乐坂,然而他不得不承认他被摸得很舒服以至于没力气揍他。

“每一分每一秒。”神乐坂已经成功地解开了全部的纽扣,正一脸玩味地看着佐野颤抖着挺立起来的乳首,裙子下面的那只手也并没有停止动作。

“……”佐野满脸潮红地忍受着难耐的快感。

“佐野,我很喜欢你,所以今天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哦。”神乐坂加快了那只手的动作,“快到了吧?嗯,因为佐野是第一次,就不玩儿太刺激的了,这样,你叫我一声主人,我就让你去,怎么样?”

“唔……”莫名其妙的沦落到被强势的同性抚摸并且不肯给予高潮的地步,但是佐野已经无暇顾及这缘由了。

现在他只想要自己得到解放。

“……"他有点羞耻地咬了咬下唇,还是张开了嘴,“主人……”

“真乖。”精神上得到了至高无上的满足的神乐坂笑眯眯地亲了亲佐野的额头。

窗外聒噪的蝉声盖过了佐野压抑着的、带着哭腔的喘息。



夏天,真是个没耐心的季节呢。







感冒了……写到后来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讨厌辅导员所以很有骨气,宁可死在教室也不要去请假
话说真的好喜欢这对喜欢到自己割肉了……
还有上次说的psychopass水仙脑洞人设已经写完啦啦啦啦啦

评论(1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