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绒绒HaNe

小栗旬/他的眼睛是最温柔迷人的海。

【段彻】Suit&Tie

 配合贾老板的《Suit&Tie》食用更佳。


他们都为你疯狂,但只有我拥有你。


日向彻又一次打开了水龙头,试图用清凉的水流缓解内心的焦躁。


今天是他的恋人段野龙哉的生日。


同往年一样,段野会举办一个只邀请熟人的生日会。然而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日向将会以恋人的身份上台致辞。


因为段野龙哉所从事的工作的特殊性,生日会并没有大张旗鼓地操办,而是选择了一个低调有内涵的私人会所——当然价格可是一点都不低调。


作为Next innovation的总裁,日向彻曾无数次站在成千上万人的目光里描述他所构造的那个世界,所以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为在这样一个一百人都不到的小场合里讲话而紧张。


”啊啊啊只要一想到他在下面看我就紧张得不行啊啊啊!“


他发泄般乱喊一气,然后整理了一下身上因为自己的动作而有些褶皱的西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呼气,然后打开了卫生间的门。


段野龙哉正一脸似笑非笑的站在门外。


“我可是很期待你的发言呢,彻。”


日向彻觉得自己之前的冷静都白费了。


他面无表情地向后退了一步,又“啪'地把门关上了。


“噗。真可爱。”段野龙哉在门外忍不住笑出了声。


“说谁可爱啊我明明是年上啊喂!”


隔着门传来日向不满的撒娇抱怨。


“好好好,”段野好脾气地哄道。“快出来吧彻,我也给你准备了惊喜呢,发完言就带你去看。”


“……哼。”日向打开门,“是我大人有大量不与你个小鬼计较。”



会场里是一贯的觥筹交错,衣香鬓影。日向一脸镇定地看着周围的人群谈笑风生,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掌心现在都是冷汗。


为了缓解紧张的情绪,他伸手准备松一下领带。


段野端着香槟杯子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身旁的几位女士寒暄着,眼睛却一直在用余光瞄日向。


虽然看起来很冷静,但段野知道他现在内心一定快狂暴化了,想到日向的炸毛样,他忍不住抿起了嘴角。


日向抬起手松了松领带,当他白皙又棱角分明的手指关节抵在丝绸质感的领带上时,段野忽然觉得有点渴。


这时,会场的灯光被调成暗色,只留舞台上仍旧明亮。晚会的主持人走上台,彬彬有礼又不失幽默地做了简短的开场,然后说道,“接下来有请Next innovation的总裁日向彻先生为我们的寿星段野先生致辞!”


他们的关系在熟人圈子里算是半公开,从未正式宣布过,但也不曾刻意掩饰,此时虽然难免有人会用微妙的眼光看这位年轻有为的企业家,但日向彻如果在意这些眼光就不是日向彻了。


他只是自顾自地迈开长腿,向台上走去。


“各位,晚上好,我是日向彻,段野龙哉先生的伴侣。”聚光灯下的日向彻看着段野龙哉,嘴角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台下有细碎的窃窃私语声,然而他们眼里只有彼此。


”我们在一起还不到一年,然而这短短的时间却足以使我们从一开始的互相看不顺眼发展成现在这样密不可分的关系。怎么说呢,像我这样的人大多自视甚高,性格冷漠,然而同样是人上人,段野先生的人生对他并不温柔,他却能以温柔的目光看待这个世界,这点令我非常敬佩和珍惜。“


台下终于慢慢安静下来。


日向彻就是这样一个男人,让人忍不住用心去听他说的每一个字。段野龙哉有些自豪又有些嫉妒地想到。


”你们可能很好奇我看上他哪一点,说实话,他没我帅,没我有钱,没我有品位,工作还危险性高,而且我们的生活完全没有交集,他身上唯一跟我有交集的地方大概就是我们都是生活白痴。“


台下发出善意的笑声。


”其实我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具体喜欢他哪里,但我知道,他身上没有一个地方让我不喜欢。”日向笑了笑,然后伸手示意工作人员关掉舞台上的灯。


”段野先生,我们两个的人生都曾经有过像这般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也都曾迷失前进的方向,但是在我最需要人帮助的时候,你出现了,你成为了我的光,”日向打了一个响指,一束柔和的灯光照亮了他,“我也想成为你的光。我能有这份荣幸吗?”


段野龙哉的回答是走上台给了他一个深吻。


台下的深町一副嫁女儿的表情带头鼓起了掌。


“……怎、怎么样!”一吻结束,日向彻气还没喘匀就揪着段野龙哉的领带问道,脸上的表情是藏不住的小小骄傲,像个考试拿了好成绩向家长讨要奖赏的小孩子。


“彻最棒了。”


耀眼的让人移不开眼,这就是日向彻啊。


“哼,这还用你说。”日向这会儿要是有尾巴简直要翘到天上去了。


主持人简直没眼看他们在台上明目张胆的虐狗了见缝插针地说道,“感人的告白之后是dance time!Music!”


DJ不知受了谁的指示放起了《Suit&Tie》。


音乐煽情,气氛暧昧,狗男男对视一眼,狼狈为奸一拍即合。


“去哪里?”日向已经开始松领带了。


“走廊尽头有个供客人临时休息的卧房。”段野按住他的手,“领带放着一会儿我来解。”


“我靠段野龙哉你早有预谋啊!”日向瞪他。


“有备无患。”段野腹黑笑。


“……走!”日向扯着段野的手大步流星地离开了会场。




平平无奇的一扇门,打开之后也可以别有洞天。


纯白的薄纱质窗帘被高高地向两边吊起来,露出落地窗外流光闪烁的夜景。房间的角落里燃着味道醇厚的优质熏香,巨大的双人床上用玫瑰花瓣铺出了一颗红心。


“………………”日向一脸玩味地回头看向段野,“用心良苦啊,段、野、君?”


“不是说了要给你准备惊喜。”段野一脸纯良的微笑。


“……我真感动。”日向翻个白眼。


“那就以身相许吧。”段野保持着微笑走到日向面前。


日向歪着头打量了他一会儿,忽然伸出手推了段野一把。段野重心不稳地向后一仰,倒在了床上。玫瑰花瓣随着他的动作短暂地腾空,又同他一起落回床上。


日向坐到他的腿上,伸手摘掉他的眼镜放到床头,然后俯下身吻住了他。


只是一个浅尝辄止的吻,但是光是吻的人就足够让他心动了。


浅吻之后,日向坐起来,凝视着段野的眼睛,舔了舔嘴唇。


段野感到小腹一阵燥热。


日向牵起段野的手放在自己的领带上,用一种近乎轻佻的语气说,“你不是说要来解开它?”


“当然。”段野用被日向牵过来的这只手的指尖缓缓划过对方的手背,来到领带上,扣住那个系法精巧的结,另一只手轻轻向下一扯,领带就变成松松地挂在日向的脖颈上了。


“哇哦,”日向低头看看自己的领带,“手法相当熟练嘛。”


段野微微一笑,充满暗示性地用某个相当精神的部位顶了顶身上的人,“今晚可不会放过你的哦。”


日向低头咬住他的喉结,含混不清地说,“奉陪到底。”




_FIN_




算是借彻酱的嘴向栗子告白了

栗子就是我的光

我大概有勇气爱他一辈子


评论(1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