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绒绒HaNe

小栗旬/他的眼睛是最温柔迷人的海。

『鸟取健一×泷谷源治』美丽世界

BGM:宇多田光  《Beautiful World》


♡灵感来源于《beautiful world》的歌词。


♡将傻白甜进行到底。


♡野生动物摄影师鸟取×涉及剧透属性暂时无法查看的源治。


♡OOC有,文笔渣有。


♡本人所学专业与摄影有一点点相关,但是基本是个渣,如果出现专业性问题请多指正。


(零)


其实现在在野生动物摄影圈小有名气的鸟取健一,是学人物摄影出身的。


在英国进修的那三年,他拍摄过无数张人像作品,有酒吧门口醉酒的年轻女白领,也有地铁上带着耳机昏昏欲睡下巴上还有点没刮干净的胡茬的青年,有互相搀扶着过马路的老夫妻,也有拿着着棒棒糖笑得露出嘴里缺了一颗门牙的豁口的小孩子。他喜欢抓拍人们不自觉流露出某种情绪的样子。


因此他十分不喜欢拍专业的模特。模特大多对镜头有种过分的敏锐感,他们总是能很快地察觉到它的存在,然后不自然地收敛情感,想表现出最美好的一面--当然在鸟取眼里,只是弄巧成拙。


因为跟模特难以磨合,他第一次在自己的专业性上产生了挫败感,他的恩师富泽先生看出了他的动摇,便带他去西伯利亚进行了一次野生动物拍摄。


动物不懂镜头意味着什么,所以在看到的时候它们只有好奇而完全没有人类那种多余而无聊的虚荣心,展示在镜头前的也是一派纯粹的天真。


于是这之后,他彻底迷上了野生动物摄影。


--大概是,看过的人越多,越想跟动物打交道吧。


如今鸟取健一已经成为了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野生动物摄影师,他的许多作品都在圈子内颇受好评,甚至有幸获得了一次WPY(注一)的提名。当然,代价是他一年有三百多天都是在世界各地拍摄,但他并不觉得这种生活很辛苦--不如说他正乐在其中。


(一)


『不自知的最美丽。』


“哟,杜立德,”富泽先生笑着向鸟取健一打了个招呼,“百忙之中还抽空回来参与我这个小作品展的筹划,老师真是很感动啊。”

“都说了别那样叫我了,真是的……”鸟取扶了一下眼镜,有点心不在焉地反驳了一句。

“啊啦啦,怎么了?感觉你很不在状态呢。”富泽先生饶有兴趣地问。

“……”鸟取罕见地犹豫了一下,“这个说来话长……”


12个小时前。


事实上,鸟取健一很期待,不,是相当十分超级期待他恩师的这次作品展的。富泽先生的作品与他本人一样,透着一种干净的气息,他也希望恩师的作品能被更多人看到,唤起他们未泯的纯真。因此,他早早地订好了机票,日期一到就迫不及待地赶回了日本--这也多亏了他职业的自由性。


从机场出来之后,鸟取在附近租了一辆车,准备自己开车去展览的举办场地,这样如果路上有不错的取景素材,他可以随时停车来拍。


打开导航仪设置好目的地之后,鸟取将他的宝贝单反放在副驾驶上,就愉快的出发了。天气很好,一路上的景色都是如此赏心悦目,只顾着“咔嚓咔嚓”的他基本以每分钟十米的龟速在前行着。


就算这样,两个小时之后,他还是发现自己,迷路了。


导航仪的屏幕不知何时变成了黑色,他戳了它几下,它毫无反应。鸟取迷茫地停下车,看着这个像废墟一样的地方,几只乌鸦在半空中盘旋着。


忽然,从这个大废墟其中的一幢废楼里走出了几个穿着黑色制服留着诡异发型的男生,明明还稚气未脱硬是要拗出一脸凶狠的样子反倒让人觉得有点可爱。


鸟取还在想着“这里不是个废墟也就罢了居然还是个学校吗”的时候,忽然发现那几个男孩子跑了起来,视线跟随着他们移动,才注意到他们的前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少年。


这个少年穿着和他们一样的黑色制服,但大概是因为身形挺拔的缘故,同样的一套制服被他穿得比谁都好看。他抬手把额前垂下的几缕发丝抄到头顶,然后翻出一个小小的发圈把它们扎了起来,就这样叼着抽到一半的香烟懒懒散散地迎上了那几个男生。


鸟取预想中的少年被群殴的画面完全没有出现--那几个男生才是被吊打的那一方。少年动作干脆利落地把他们全放倒了,然后活动了几下肩膀,把嘴边含着的那个烟头吐到了地上,摆出一副“大爷我最拽”的模样。


鸟取忍不住“噗嗤”地笑出声来,忽然萌生出了一种想给他拍照的念头--他已经很久没想拍过人物了。


少年闻声看向他,脸上还是那副有点得意又有点凶的表情。


鸟取觉得自己心上中了一箭。

丘比特的箭。


“那个……”


“嗯?”声音故意装得很凶,还有点小奶音,像只炸毛的小猫。


“能让我拍张照片吗?”


“…………”


“?”


“……也,也不是不可以啦!”他他他居然有点脸红了呀呀呀。


于是鸟取捧着心口下车,提起他心爱的单反,咔嚓咔嚓地拍起了这个让他着迷的少年。


=====我是回(痴)忆(汉)完毕的分割线=====


“就是他吗?”富泽先生看着手中的照片。


照片上,少年站在废墟一样的校园里,身上松松垮垮的制服被他穿出了几分慵懒颓废的味道,整个人浸在夕阳的余晖里,轮廓被光柔和成模糊的线条,唯有一双好看的眼睛亮得惊人。


“嗯。他的眼神简直就像小动物一样纯净啊。”鸟取一边喝橙汁一边一脸着迷地盯着那张照片。


“的确是个好孩子呢。你喜欢他?”


“噗……咳咳咳……”鸟取被狠狠地呛到了,但是想了想,竟然没有反驳。


“哈哈,没想到你也能有喜欢上某个人的一天啊……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要跟野生动物过了呢,杜立德。”富泽先生调侃道。


“所以说您就别笑我了老师……”鸟取有点脸红地抓了抓头发。


“啊,还没问,他叫什么?”


“泷谷源治。”


TBC(?)


写到一半想起来摄影课的时候老师说把美人放在废墟里有种特别的颓废美……老师我做到了!!(。)

以及三天就写出了这一点点东西我真是没救了 _(:з」∠)_


注一:WPY, 即年度野生动物摄影师大赛,是由英国自然史博物馆(Natural History Museum)和英国广播公司商业分支有限公司(BBC Worldwide)共同举办的,每年举办一届,至今已举办50届。所有参赛的作品是由摄影权威组成的国际摄影评审团来评选。对于全世界的摄影师来说,被该奖项提名是一项莫大的荣誉。每年都会涌现出一批新锐来角逐这个奖项。该项比赛的宗旨在于运用摄影的力量促使人们去发现、理解、尊重并享受大自然。一年一度的比赛产出了大量的关于全球各地自然题材的摄影作品。(源自百度。)


评论(30)

热度(57)